第二十四章 风乍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一连串的古朴房屋,仿佛恒古便矗立在那里一般。
  浅淡的月色之下,数道身影从最外围的墙外翻滚而进,简练而迅捷,身影随身所携的刀光在月色照射之下,更是犹如一股深沉的幽潭之水,向周边诉说着今夜的无眠。
  “分散开来,一个不留!”
  为首的黑衣人,伸出右手,止住了诸人前行的步伐,声音低沉而浑厚,更为平淡,仿佛说着极其不重要的事情一般。
  “是!”
  众黑衣人露出在外的眸子间划过一道冷厉嗜杀的血意,点头答应,随即便犹如午夜的鬼魅般在这黑暗的庭院角落四散开来,各自向着自己的目标掠了过去。
  今夜,此地,注定血流成河。
  待得见手下四散开来,为首的黑衣人也是丝毫不停留,身形一闪,已然向着一旁小径窜了过去,轻车熟路,如同在自己家中行走一般。
  这也可以看出为首的黑衣人,对此地的地形,可谓是熟之又熟!
  呼!呼!
  便在上一批黑衣人四散开来行动之时,在另一侧的外围墙外,亦是同样迅疾地落入了数道身影,手脚利落之极,显出了来人的身手不凡。
  为首一人领着身后诸人,犹如泥鳅一般滑溜,在九曲十八弯的小径中窜行,随后来到了一众丛林后面。
  丛林中的树木整齐排列,一看便知是人力多植,诸多的花草树木之间,一棵气势蓬勃的古老榕树矗立其中,粗犷的树干如弘龙般缠绕,树枝上的绿叶显示出了其的勃勃生机。
  榕树之间一切的一切,都似是向着周边众人诉说着它的古老、苍凉!
  此时,众黑衣人已经有纪律地到了古老榕树之后,借着古老榕树七八人才能合抱的粗壮树干,挡住了身形。
  “按照慕容家一向的行径,今夜任家必当鸡犬不留,你们便四散躲在外围,最好靠近出行的大门。任家若有人跑出,给予击杀……至于慕容家的人,你们有把握就动手。切记不要意气用事,记住我们今晚的最终目的!”
  为首的黑衣人,声音低沉而肃然,吩咐着手下诸人。
  自己家族与慕容家世代便一直争斗,从未停止过,明争暗斗不断,如若平时,即便无所顾忌,大杀四方亦无不可,可是今晚却是不同,今晚的主要的目的,是那任家家主手中的《雍皇典》。
  知道手下诸人尽皆是年轻气盛之辈,所以他也就再次叮嘱了一遍。
  “是!”
  同样知道今晚事情的重要,众黑衣人外露的一对眸子,都是闪过一丝明了。如若平时,即便拼个你死我活,也要和慕容家的人决出高下,可今晚却是不同,只求速战速决!
  “散开!”
  为首黑衣人猛地一挥手,低沉命令道。
  悉
  轻微的步伐声,犹如带着节奏一般,向着各处散去。
  “只要今夜不死,这次过后,这些小子又将是我南宫家的新生力量,”为首黑衣人看着已经四散开的手下诸人,外露的眸子间闪过一丝缅怀,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
  随后心神一定,双眸间的流光陡然收敛,身形一动,左腿轻轻对着脚下结实的土地一瞪,人已经轻声地迸射而出,看其所向之处,赫然正是上一批黑衣人的为首之人所去之处。
  ………
  “哼!父亲最近是越来越偏袒老三了……”
  一穿着短裤,赤膊着上身,略显精悍的青年从茅房中走出,转过两个过道,来到一个亮着微光的房间之前,推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回来啦?”
  房内床间被窝里传来一道轻柔好听的声音,声音中略微带着疲倦。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子脑袋完全露出了被窝之外,看着青年男子的眸子间满是深情。
  “嗯,”青年看着女子,强笑一声,随后走上前去,坐在床上。
  待得脱去鞋子,吹去床边桌上的烛光,整个身体窜进了被窝之中,却是没有继续躺下就睡,头枕木枕,呆呆地看着昏暗中的天花板。
  “这两天,我看得出,你心情不好,”女子伸出双手环抱着青年,声音中满是担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好吗?”
  “放心吧,真的没事!”
  青年将右手从女子脖颈后面穿了过去,环抱住女子,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劝慰道。
  一对本来有些怨恨的眸子间,同时划过一道满足。显然床间女子在他心里的地位,极其地高。
  嗤!
  一道无比轻微的声音似是从房外响起,青年,也就是任家少爷猛地抽出环抱女子的右手,坐了起来,对着外边大喝一声:“谁?!”
  嘭!
  房门在一声低沉的响声之后,被打了开来。
  一道黑色的身影陡然窜入,一道刀光借着门外透入的微弱月色闪现出来,随后青色的真力,自黑衣人刀间外放,扫过任家少爷正要伸手去点的火烛。
  “叶儿,逃!”
  在黑衣人刀上的青色真力冒出的刹那,这任家少爷已经知道自己今天凶多吉少,只望自己的妻子能够逃脱这一劫!
  整个身体浅绿色真力陡然外放,身形一动,已然死死抱住了黑衣人。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跟黑衣人差别太大,对其造不成威胁,只能这般作为,只为让自己的妻子有机会逃脱!
  “咻!”
  可是,女子却是未曾听他的言语逃窜,而是在床底之下拿抽出一柄长剑,深黄色的真力陡然外放,长剑犹如毒蛇吐信一般,对着黑衣人的头颅刺了过来去。
  黑衣人外露的双眸间闪过一丝不屑,身体一动,直接拉着任家少爷一晃,将任家少爷挡在了自己身前。
  “噗!”
  剑入,血花四溅。
  女子的这一剑,在黑衣人的特意之下,却是刺进了自己丈夫的后背!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男子手间的松动,黑衣人猛地挣脱开他的怀抱,正要出手击杀这女子——
  却是愕然地发现这女子,已经在自己出手之前横剑抹向了自己的脖颈,一对秋水眸子间闪过一丝决然。
  一时间,黑衣人不由愣了。
  “叶儿,为什么不跑?为什么这么傻!”
  尚存一丝气息的任家少爷,回过身抱住了身体倒下的妻子,脸上满是绝望与悲伤。
  “相公,同生死,共患难,这是我们当初……”
  话还没说完,女子却是已然绝气身亡。
  任家少爷紧紧地抱住妻子的身体,心情剧烈动荡之间,也是再次加重了伤势,与其妻一同归于黄泉!
  见此情景,黑衣人外露的双眸间划过一丝不忍,随即深深对着这对恩爱的夫妇躬身敬了一礼。
  ………
  今夜。
  任家,注定无眠。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