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火种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在凌青衍的目光注视下,瘦弱男子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一个庭院之中。
  “孟师兄!”
  柳嫣然嬉笑的声音陡然从后面传来,令得凌青衍也是一回头。
  凌青衍才发现先前与瘦弱男子切磋的那个壮硕中年汉子不知何时,已然走近了自己两人。听柳嫣然对瘦弱男子与这汉子两人的称呼,凌青衍也知道了这两人都是如今天剑宗的二代弟子。
  “哈哈,小师妹!那个死猴子别理他,一直这个死人样……”
  中年汉子看着柳嫣然,脸上充满笑意,同时双眸间不经意间掠过一丝溺爱。虽然因为柳嫣然是宗主的关门弟子,与自己同辈,但是中年汉子心底却是非常关爱这个小师妹的,完全当其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二代弟子中,又以他的关系和这个小师妹最好。
  哈哈!”
  见小师妹因为自己的话而略微呆滞起来,中年汉子脸色先是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恨不得甩自己两个耳光。随后却是连笑着打了个哈哈,同时看向一旁的凌青衍,适时地转移了话题,“小师妹,这位是?”
  闻言,柳嫣然回过神来,看了看中年汉子,又看了看凌青衍,“孟师兄,这是青衍弟弟,也是师伯这次带回来的弟子。过两天,师伯便要和青衍弟弟举行拜师之礼呢。”
  “孟师兄,我叫凌青衍!”
  凌青衍看着眼前的这中年汉子,心底的好感愈曾,连拱手行礼道。虽然还没有与那执剑长老范毅然行过拜师之礼,但凌青衍却是知道自己与执剑长老的师徒关系几乎是板上钉的事,这一声“孟师兄”叫起来也是丝毫没有负担。
  孰不知,因为一些变故,他已经不可能再成为范毅然的弟子了。而且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算是天剑宗如今的一代弟子,与天剑宗宗主及门内的众多长老平辈。
  “原来是范师伯的弟子,我叫孟钬,你叫我孟师兄也行,老孟也行,”孟钬自我介绍完,自来熟地靠近凌青衍,一巴掌就这样“啪”得一声狠狠拍在了凌青衍的肩膀之上,“师弟啊,你可是范师伯的第一个弟子,或许也是唯一一个。老孟我羡慕啊,宗门中,谁不知道身为执剑长老的范师伯一手剑技出神入化,在剑技的领域,宗门中无人能够出其左右。宗门中,有多少师兄弟想要排着队去请教范师伯剑技,想当年,老孟我……”
  “打住!”却是旁边的柳嫣然猛然开口,打断了孟钬的话,“孟师兄,你还是这么啰嗦,你看青衍弟弟都被你吓到了。”
  确实,旁边的凌青衍额头上已然微微溢出一丝汗迹。他完全想不到,这看起来豪迈的汉子,说起话来却跟前世的机关枪一般,没完没了。
  不过,从孟钬的话中,他也算是了解到了一点,那yù收自己为徒的执剑长老范毅然,在宗门弟子心中的地位似乎蛮高的。
  “青衍弟弟,我们走吧!”柳嫣然伸出手,直接拉着凌青衍动起身来。这个孟师兄,她可是知道的,兴起说起话来,绝对没完没了的,这天色也已经不早了,还是先把青衍弟弟带去他以后的居所为好。
  看着孟钬那愕然的神情,凌青衍苦着一张脸,对其歉意一笑,“孟师兄,有空再聊!”
  孟钬看着柳嫣然和凌青衍远去的身影,不由伸手mō了mō后脑勺,嘟囔道:“我有那么可怕吗?不过,这个新来的师弟,倒是蛮有礼貌的。”
  ………
  “青衍弟弟,以后你便住在这里吧。”
  柳嫣然带着凌青衍走进一个空旷的庭院,指着里边的房子道。
  凌青衍点头,随后开始打量起来,只见这庭院比起他在凌家的庭院大了近两倍,甚至能够在这里进行演练招式了。庭院的右侧靠墙处,摆放着一个石桌和几张石凳,庭院中,种植着各类花草,先前刚一进门,明显有一阵清新的花草味扑鼻而来,格外舒畅。
  “这里,先前没人住,但是也时常有人来打扫,倒也干净,你可以直接住进去,”柳嫣然此时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心绪似乎早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凌青衍见状,眉头微皱,随即问道:“嫣然,你怎么了?怎么刚才见到那个瘦弱的师兄后,你便如此……是因为他对你很冷漠吗?那个师兄,我看他本性便是如此,倒也没什么恶意,你不必这样。”
  凌青衍一语中的,直接发现了柳嫣然现在变成这样的原因。
  “师兄,也是我师傅的弟子。师傅一生,收了三个弟子,在我之前,便有两个师兄,侯师兄是我的二师兄……”
  柳嫣然此时的声音,有些飘渺。
  凌青衍愕然,饶是他两世为人,此时也是不由脸颊一红。原来那个瘦弱男子竟然也是宗主的弟子,自己刚才,竟然在她面前班门弄虎……既然身为同一个师傅门下的师兄妹,那相互之间,自是非常了解的。
  “师兄他原来不是这样的,原来的他对我很好,比师傅对我还好。可自从十二年前他回了一趟家,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柳嫣然叙说间,声音微微颤抖起来,“当时我才六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以为师兄不喜欢我了,不愿意陪我玩了。直到我三年前,师傅才告诉我原因,原来当年师兄回到家,却是发现家人全被人杀了,仇人是一个中等宗门,全家被灭门的原因是那个宗门的宗主之子看上了他家里祖传的一块玉佩……那个宗门中,有一个紫级初阶的长老,当时的他报不了仇。”
  “当初师傅要利用宗门的力量帮他,可师兄的态度却是非常坚决,果断拒绝了,说要亲手报仇,手刃仇人。师傅也没再强求,由得他,可是他勤奋修炼的同时,却是变得更加冷淡了,除了在师傅面前还保持着基本的尊敬以外,对谁都是极其冷淡,爱理不理的。”
  “师兄的心里,其实很苦的。他对我冷淡,我不怪他。但是我希望他能开心,变回十二年前那像个猴子般调皮,喜欢捉弄人的他。”
  柳嫣然说完,脸上已经全是泪水,随后身形一转,直接背对着凌青衍走向庭院门口,背影有些萧索,“青衍弟弟,我先回去了。”
  “嗯。”
  凌青衍点头,随后略显稚嫩的脸颊上却是出现一抹古怪神色。
  那个瘦弱男子,十二年前像个猴子般调皮?喜欢捉弄人?柳嫣然的叙说,更加让凌青衍体会到瘦弱男子心底的仇恨之深,竟然让他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对充满冷漠与血腥的眸子,至今让凌青衍印象深刻不已。
  同时,凌青衍的双眸间开始出现亮光,那似乎是一抹坚定。
  ………
  这一晚,吃过天剑宗中的伙房弟子送来的晚餐,凌青衍便躺在床上,心怀感慨地想着下午柳嫣然对他叙说的瘦弱男子的遭遇。
  力量!崇武大陆之上,果然是力量为尊。
  这一刻,在原来的基础上,凌青衍的心态再次有了一丝变化,似乎对崇武大陆的弱肉强食法则感触更是深了许多。此时凌青衍的心中,已然埋下了一颗火种,一颗有目标、有决心,向着武者的巅峰之路不断成长,乃至爆发的火种。
  Ps:明天青衍就要去剑冢了小邪也不想花脑子写啥闲逛天剑宗的情节了,直接杀入主题!相信这也是兄弟姐妹们希望看到的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