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拓跋修的留言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清晨,细碎的光点透过窗户洒落到房中,形成密密麻麻的纹路,有一部分甚至直接延伸到了床间。
  “唔……”
  感觉到双脚脚背上传来的炙热,躺在床上的凌青衍侧身翻滚了一圈,随即睁开朦胧的双眸,待得用手擦了擦眼前的朦胧,凌青衍缓缓坐了起来,“没想到这阳光都透过窗户照到床上来了,看来现在也不早了。”
  轻车熟路地穿好放在床边的短靴,凌青衍稍微整了整衣衫,便打开了房门。看着庭院旁侧石桌上尚且散发着热气的早餐,凌青衍一笑,这内门弟子的待遇,还真是好。如果是外门弟子话,还要一同聚集到大膳堂去吃饭。
  凌青衍迈步走到石桌旁,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一杯水倒进口中,随即漱了几下,吐到了一旁的花草之间。漱完口,凌青衍再次拿起旁边木制盘子里放着的湿毛巾擦了擦脸,随即开始吃起了早餐。风卷残云,凌青衍吃饭的速度根本就不符合他的这个年龄,几分钟时间,便将石桌上的三菜一汤和一大碗白米饭全部搞定。
  拍了拍肚子,凌青衍不由感叹,“这天剑宗的膳食,比起我凌家的那些专门请来的厨师做的,也是丝毫不差。”
  随意站起身伸展了一下手脚,凌青衍便直接闪身来到另一侧的草坪中坐下,此时的他正用右手抚mō着左手中指上的黝黑古铜色戒指,语气间满是飘渺,“如若不是这‘百纳戒’确实存在,我还真以为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做梦。”
  心意一动,凌青衍左手反掌间,已然突兀出现了一柄幽黑的长剑,长剑上的古朴纹路极具艺术美。昨天初次拿到百纳戒,认主之后,凌青衍便隐隐知晓了其的用法,非常得奇异。
  看着手上的长剑,凌青衍的耳边再次响起了昨天拓跋修疲惫的语气,“以后,你好好善待这柄‘幽冥’。今天,我累了,你这便离去吧。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话,你回去之后将灵识融入这柄‘幽冥’便能知晓……”
  凌青衍自然知道昨天拓跋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刚认识不久的自己,双眸间浮现一抹感动,心底微颤,看着手中的幽黑长剑轻声道:“大哥,谢谢。”
  “这剑,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我拿在手上,只感觉到一股冰凉透心而来,随后脑海中一阵清醒,”凌青衍看着手中的幽黑长剑,不由疑惑。之前在那片炙热的火红空间内,身处当时未成形的这柄长剑前,因为温差,他便隐隐感觉到这柄长剑上传出一股幽寒。而现在离开了那片炙热的空间,凌青衍却是丝毫感受不到幽黑长剑上传来的幽寒,只不过,在手握上去的时候,隐隐有一股冰冷通彻心扉。
  “大哥说这柄剑名为‘幽冥’,”凌青衍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这名字倒是蛮贴切的。还有,昨天大哥说他还有话要对自己说,只不过似乎因为太累,他将要说的话留在了这柄‘幽冥’中,让自己用灵识去察觉……”
  不再多想,凌青衍意识海中轻微动荡,灵识已经延伸而出,直接缠上了左手上紧握的幽冥长剑。在意识刚接触到幽冥长剑的刹那,“噗”得一声响彻意识海,随即一通言语缓缓地在凌青衍意识海中回荡……
  “兄弟,大哥我今天透力锻造这柄‘幽冥’,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这锻造‘幽冥’长剑的材料,是我偶尔所得,我研究多年都未曾知晓是何物,没想到加速锻造,竟然能令我脱力至此,是我冲动了。”
  这段话响彻意识海后,凌青衍略显稚嫩的脸颊一怔,随即双眸紧闭,神色微颤,“果然,大哥是由于为我锻造这柄‘幽冥’,才疲惫成那样的。当时不过相识半日,大哥便待我如此,我何以为报!”
  心中感动,凌青衍继续感受着意识海中传来的言语。
  “很多话大哥来不及说,便以秘法将我要说的话用灵识融入到这柄‘幽冥’之中,只要你的灵识融进其中,便能触发我残留下来的灵识,从而听到我留下的话。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你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兄弟你务必照大哥说的做,如果相信大哥的话……”
  听到拓跋修的这话,凌青衍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心底黯然,“大哥,虽然不过相识那么点时间,可是你为我做的一切,却是都令我难以为报。你说的话,我岂会不信?”
  “哈哈!或许,是大哥多想了。兄弟,我之所以要在你离开之前锻造好那柄‘幽冥’赠予你,完全是因为我可以感觉到,它对于你的天赋图腾‘煞血蟒’的血煞之力隐隐有着一股吸音之力。先前我跟你说过灵识与天赋图腾的融合,而你的灵识却是只和你的‘煞血蟒图腾’融合了三成……”
  “你如果想要将自身的灵识与‘煞血蟒图腾’完全融合,你必然需要通过这柄‘幽冥’做媒介,实现其的融合。大哥研究天赋图腾亦是多年,对于这点还是自信的!之所以要将这柄‘幽冥’赠予你,便是因为这个。从今天起,你便完全停止真力的修炼,全心修习天剑宗至高秘典《天剑典》中的‘天剑九式’……”
  凌青衍听到这,心底一怔,停止真力修炼?随即念头一转,舒了口气,“难怪先前大哥说什么我会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说的就是这个。不过,既然是大哥说的,绝对没错就是,大哥没必要害我。”
  “哈哈,吓到了吧!停止真力修炼,一般人可是绝对没有这等勇气的。大哥在这里,稍微提点你一下,那真力修炼,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完全是làng费你的时间!至于为何,等你下次见到大哥的时候,大哥会一一向你说明。反正,你记住,大哥绝对不会害你就是。虽然我们不过相识半日,不过不知为何,我心底间,却是已然真正当你为兄弟,或许,这是因为以前的我太过孤傲的缘故……”
  听到拓跋修发自肺腑的这一番话,凌青衍心头微热,对于这位大哥也愈是感激。
  Ps:兄弟姐妹们,拉些周围的朋友过来捧下场吧还有,推荐票额,你们懂的。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