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戒律长老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执邢台。
  凌青衍就这般微闭双眸背手而立,站在执邢台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凛冽的寒风陡然吹起了凌青衍的袍摆,令得他整个身形都是一阵飘逸,洒脱无比。
  好一个翩翩俊少年!
  这是执邢台旁边,众多天剑宗弟子一时间的想法。不过在他们眼角的余光划过凌青衍后面温易的尸体时,看着凌青衍的目光中又是带上了一抹惊惧,突然间觉得对眼前的少年有些看不懂了。
  人群后面的一群外门弟子中,一个窈窕女子正脸带担忧地看着凌青衍屹立在执邢台上的身影,小嘴微动,似乎有些紧张。正是那先前凌青衍在温易手中救下的女子“李凝”。
  李凝在拜祭过自己师姐之后,感到疲惫的同时刚想上床休息一会,可是没多久院落周边传来的噪杂声音却是令得她好奇地走出门去。经过询问才知晓,先前救下她的那个少年竟然拖着温易的尸体大摇大摆地走向了执邢台。
  是真有凭借?还是无知狂妄?
  虽然和凌青衍不过说了数句话,甚至于她连凌青衍的名字都不知晓,李凝自心底深处却是认为凌青衍绝对不是后者。若果真是前者,那凌青衍的身份……此时的李凝,对于凌青衍的身份倒是愈发好奇起来。
  ………
  “死猴子,你说,这凌……额,凌师叔这样就不怕得罪戒律长老吗?”
  站在纷纷扰扰的人群中,孟钬被挤得极其不舒服,此时的他正低声跟身旁的瘦弱男子候进说着话。
  “不知道!”
  回应他的,却是只有这寥寥三字。
  见此,孟钬也不再自讨没趣,挤出了这堆人群,到另一旁去八卦了。他却是没有发现,此时的候进看着执邢台上那道少年身影的眸子间,划过一道浅浅的担忧。
  陡然间,候进耳朵一动,似是闻听到了什么,脸色微变,同时抬头看向了头顶。
  嗤!
  执邢台周边围着的众天剑宗弟子头顶,一道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瘦削身影如闪电般陡然掠过,划破长空,霎时已经站到了执邢台上。
  “执剑长老!”
  一时间,执邢台旁的天剑宗众弟子都是心底一动,紧紧盯着落在执邢台上现出身形的老者,但却是都不敢喊出声来。执邢台周边,原本的噪杂声完全消失,气氛陡然沉静,极为诡异。
  “小易!”
  温天河看到被套在锁链上的温易尸体,直接扑身上前,待得看到温易周身的惨样,老泪顿时喷涌而出。
  瘫坐在地上,温天河将温易头上套着的锁链取开,将温易整个人抱在怀中,一点也不嫌温易身上的血迹与尘土,紧紧地抱着,嘴中不停地嘟囔,“你只是睡过去了,对吧?不能吓爷爷,不能……不然,没糖吃。小易,爷爷还要看你娶一大堆媳妇呢,你可不能丢下爷爷走了……”
  此时的温天河,哪里还有一点天剑宗戒律长老该有的样子,有的只是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模样。
  执邢台下,听着平时在大家眼前冷酷无比的戒律长老嘟囔的言语,众人都是知道了这戒律长老跟其孙的深厚感情,但却是没有丝毫同情。温易,在天剑宗内,不论是外门,还是内门,都可谓是臭名昭著……如今戒律长老的几滴泪水,又怎能改变众人的看法。
  同时,众人对于戒律长老那最后一句话,也是讶异无比。难怪那温易如此无法无天,明显是被这戒律长老惯坏的。一时间,众人看着戒律长老的眸子间尽皆满是幸灾乐祸。
  片刻。
  直接轻轻地将怀中的温易放到一旁,温天河站起身来,一对眸子紧紧地盯着凌青衍,声音中满带沙哑,“听说是你将小易带过来这里的,凌师弟……你可否告诉我,是谁杀了我的孙儿?”
  凌师弟?!
  霎时间,执邢台周边之人,除了早已知道这事孟钬和候进之外,都是满脸愕然。这戒律长老,竟然喊这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为师弟?他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孙子死了,而脑子烧坏了吧?
  早在戒律长老温天河刚到的时候便已经睁开双眸冷眼旁观,至今未曾出口的凌青衍,听到温天河的问话,不由笑了,随即一脸坦然道:“温师兄,你的孙子犯了大错,我知道你是肯定下不了手的。因为顾及同门之情,我便私自替你动手了,你不会怪我吧?”
  凌青衍这番话不可谓不毒,直接狠狠地扇了这戒律长老温天河一巴掌。同时隐隐地告诉温天河,既然你是戒律长老,自然应该知道宗门中的规矩,你的孙子犯了错,一样要受到惩罚!
  天剑宗规矩,不能破!
  犯了大错!该杀!你不动手!我替你动手!
  执邢台周围的天剑宗弟子感到凌青衍所说之话解恨的同时,也是完全呈呆滞状。刚才那戒律长老也就算了,大家只以为他是被孙子的死影响到了神智。可凌青衍却是不同,正常人一个!可他竟然也喊这戒律长老为师兄……
  天啊!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你们都不知道吧,台上的这少年,可是我凌师叔……至于你们,都要喊声师叔祖!”
  不用猜,这道声音必然是那孟钬的。
  “怎么可能?!”
  “就是啊,他才多大?”
  “这少年肯定是顺着戒律长老的话,想占戒律长老的便宜……”
  ……
  见众人似乎不信,孟钬一时间也是急了,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终于让他找到了候进,连向看到一颗救命草一般抓住,“死猴子,你来告诉他们,他是不是你师傅的师弟?”
  候进,这人群中的一些内门弟子还是都认识的,知道其是当今宗主连峻的亲传弟子。对于候进的话,他们还是相信的,一时间,众人都看向了候进。
  “无聊!”
  候进略微转过头看了孟钬一眼,随即缓缓吐出两字。
  “哈哈!
  而正在这时,执邢台上的温天河陡然大笑死来,恍如疯癫,看着凌青衍狂道:“我孙儿犯了过错,连我都舍不得惩罚,你凭什么……不过就是几个外门弟子而已,没了再招收便是!”
  戒律长老温天河这句话出口之后,执邢台旁,众多天剑宗外门弟子都是一脸不忿、憎恨地怒视着他。显然对于其轻视外门弟子,极其地震怒。
  外门弟子怎么了?不就是资质差了点!其它地方,哪里比不上内门弟子了?
  “没人能杀我孙儿,即便你是管师叔的弟子……你必须死!”
  戒律长老温天河面容狰狞,原本收敛的紫色真力陡然外放,随即右腿直接往后一蹬,整个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夹杂着雷霆狂暴之势直射凌青衍。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